终结之前,我只想幸福地写小说

2020-07-29 评论 738

终结之前,我只想幸福地写小说

学习使用工具,探究人与阅读的化学变化,努力成为智人。

地点:台中新手书店
人物:《台北逃亡地图》作者祁立峰、《不测之人》作者陈育萱
前言:新手书店的设计採取大片玻璃窗,经过时,会见到几落读者立着看书的背影。专注对书负责,透过读者的态度,旋过身来,发现书店老闆亦是如此。戴着鸭舌帽,笑起来有着热诚与傻劲的老闆郑宇庭,十分客气地让我们先行入座交谈。夜色延伸,店内的声响彷彿搭配着附近绿光计划发出的微光,开始暖燃起来了。

陈育萱:「嗨,立峰(先拿出《台北逃亡地图》),我拜读完了,特别喜欢这本的装帧设计跟多线交错的驱动方式。你是怎幺想到这些时间线的?」

祁立峰:「当初其实没有这些设计,是我写到后来才加入几月几日的。」

陈育萱:「这点子让悬疑的剧情变得更有可信度,出现可靠的数字反倒形成剧情迷障,这很有意思。除此,我发现你对台北新店一带的场景建构是随着时间轴与社会重大案件,一路俯冲而下的。虽然我曾在台北唸了大学,然而面对你筑构出的景观,依然能收到特异的感受。」

祁立峰:「因为从小就在新店成长啊!新店跟台北市中心差异还是很大的。而这本算是结合青少年以降,对新店的複杂情感与生活切面写成的。」

陈育萱:「几乎可以说,每个人的成长基本就是一齣悬疑剧啊!」

祁立峰:「那妳这本小说跟妳成长背景有关吗?」

陈育萱:「倒是没有。」

祁立峰:「然而有趣的是,你这本《不测之人》所示现的场景,也同样是我所陌生的。我问个问题,台湾的遶境活动会有很多观光客去看吗?为甚幺我会问这问题,因为我想到一个文化霸权的问题,最近七月中,日本三大祭典之一的祇园祭开跑了,我一堆朋友打卡拍照,不亦乐乎。反过来想,台湾绕境可能不是人人都看过耶,可能更年轻一点的会觉得很俗。PTT 乡民还发明一个词叫做『八嗄囧』,看到小流氓就说他是『跳八家将的』,给人贴标籤。这一定有文化霸权啦,观看台湾遶境的人口根本不能跟日本三大祭典相比,甚至也不可能促进观光产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