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博战神的精準打击」- 台北当代艺博会展后观察 - 非池中

2020-05-28 评论 310
热门搜寻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水墨个展雕塑当代拍卖会陈志诚国美馆北美馆艺术新闻全部新闻焦点新闻焦点人物国际新闻特别报导名家专栏艺术市场图辑报导展览活动专题报导艺术图书馆艺术史艺术家艺文影音艺术聚点画廊总览艺文单位艺术家艺术品线上艺廊画廊常见问题购物须知服务条款广告方案谘询免费展讯刊登电子报订阅焦点新闻艺廊当代艺术个展艺博会「艺博战神的精準打击」- 台北当代艺博会展后观察台北当代任天晋Magnus Renfrew当代艺术艺博会

2019-01-23|撰文者:诏艺

在2019农曆过年前,台湾艺术圈最盛大热闹的艺术展会疯狂派对週终于结束了。自1月17日起至1月21日,连续四个各具特色的大小艺博会「台北当代」(Taipei Dangdai)、「艺术台北」(One Art Taipei)、「艺术未来」(Art Future)、与「水墨现场」(Ink Now)相继登场,好不热闹。当然不用说,此次的主角,正是由前香港艺博(Art HK)创办人、曾任香港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 in Hong Kong)总监的任天晋(Magnus Renfrew)所一手策划的「台北当代」。台北当代开展人潮。图/非池中艺术网摄日本艺术家仓崎陵希(Ryoki Kurasaki)作品《Traces Of The Soul》,2018。图/诏艺摄此届「台北当代」在举办前,媒体和圈内人士对其预测和期待的观点多元,强力轰炸式吹捧与不看好的声音都兼而有之。台北当代团队透过结盟台湾UBS瑞银集团的大力支持,使得「台北当代」一词,在除了既有的艺术圈人外,其热度也辐射到台湾财富金字塔顶端族群中,成为一月间最时髦的一个名词,即使这群人中真正有时间去理解当代艺术的人实在少之又少。从传统「抢客人」的商业角度来看,地区性艺博会相关人员个个战战兢兢,既期待又怕受伤害;注重文化交流的艺术圈人士,则期待台北当代的进驻,可以带来新一波艺术收藏活水,又或是为本地艺术爱好者提供增广视野的机会。德国艺术家Jonathan Meese雕塑作品,《Der Chef der Kunst》,2017。图/诏艺摄本文尝试从几个面向来观察,这次被称为艺博战神任天晋的「台北当代」,到底表现的如何呢?一、「远超乎预期的集客能力」:1月17日中午时分,已经有许多VIP藏家陆续进场。正式开展的下午一点钟一到,人群蜂拥而入。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场内民众应该可以马上感受到国际大咖艺博会行销团队的高明执行力,竟然可以将整个展场,转变成完全不同于过去二十多年来台湾本地传统艺博会所达不到的全面性异国氛围化。虽然可能不甚精确,但从第一天下午时段在展场中人士的穿着及口音,约略可以估计大概至少有1/5至1/4的参观人士,并非本地人。尤其是主要展道两旁的国际蓝筹股画廊中,无论是询问作品或是讨论打包运送事宜,主要都是以外文沟通,翻译人员鲜少有插上话的余地。另外,会展中拍照打卡的网帅网美贵妇名媛,从穿着举止与化妆形态上,都看得出国外访客密度之高在国内这数十年来的艺博会中,前所未见。先前业界有传言,此次主办单位特别提供200位国外贵宾「旅程安排」来台看展,但场内除工作人员外,境外人士数量应该有达上千人,足见「台北当代」团队在对外揽客方面的公关与行销能力一流。伊朗裔美籍艺术家Ali Banisadr作品细部。图/诏艺摄二、「小小巴塞尔」:承如前述所谈到主办单位的超强的集客力,让许多国外访客愿意自掏腰包前来台北参访,使得此届「台北当代」的整个展场氛围给人感觉截然不同以往。场氛大幅度转换后,一旦人变了,整个会场中人和人的互动也和跳出过去台湾的大型艺博会那种「纯看展」的惯有风景,变成一个另类和国际人士接轨的「大型社交活动场」。参考不同参观者、收藏家与媒体界资讯回馈,几乎都一致有感于在「台北当代」藏家预展第一天下午至晚间9点前的会场气氛,可以说给人已经身处三月底的香港巴塞尔会场中的错觉。儘管「台北当代」此次就场地来说,参与画廊数仅有约去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三分之一强的九十家画廊,场地相比大约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但正如着名收藏家暨艺术评论家孙怡(Leslie Sun)为文所称:好的艺博会的重点在于氛围的创造。而此次「台北当代」真的做到了!台北当代最后一日会展中爆满的人潮。图/诏艺摄三、「过高的参展费用」:一如已经被检讨数年的艺博会展商费用分摊方式,在此次「台北当代」依旧是个令人困扰的老问题。本文特别在展场结束前3小时进入会场,并在5点过后又多待了一个多小时,试着去多方了解本次的销售状况。位于展场正中央入口处主要走道上,及其延伸两侧的画廊如耿画廊、双方、亚纪画廊、汉雅轩、neugeriemschneider、豪瑟沃斯画廊、高古轩、赛迪HQ画廊、白立方、Gladstone Gallery、贝浩登、佩斯画廊、卓纳画廊、Thaddaeus Ropac、Simon Lee、立木画廊等,都表示有售出。不过有趣的是,由于画作价格和各家「展位成本」不同,一般来说,台湾本地画廊和日韩画廊最好状况大概就是可以打平小赚,不然就是销售获利几乎都被高昂参展费用吃掉了。受到邀请的西方大牌画廊,由于具「参展成本」优势,相对容易达到打平或获利,因此压力较小。虽然本次销售是否良好见仁见智,各有说法,因为都是本于各画廊业务和其他艺博会销售状况相比。但毫无争议的应当是很确定此次「台北当代」的销售状况,都远超过他们先前偏向中立或悲观的预期。参考最近在台北刚设立新空间的纽约画廊Sean Kelly的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台北新空间的所有开销大概只有在香港开设同样空间预算的4分之1。因此似乎可以据此推断,如果「台北当代」主办单位可以更合理调整参展费用之分摊,将会吸引更多的优质的本地画廊加入下一届的展会。当然,不少中小型画廊主谈到此次参展费用,皆不约而同提起并调侃某超级画廊负责人和其他几位不知道是否真心附和的画廊主们,曾经表示大画廊有责任也应该为其他中小型画廊分摊多些成本,才能在近年来这股艺博会大爆发的潮流下,协助维持艺术圈健康的生态系。

德国新抽象表现艺术家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的早期作品《Der Bote》,1984。定价200万欧元。图/诏艺摄四、「乱开价的恶习依旧」:这大概是此次有心询价收藏家们的普遍心声。台湾的收藏家们正如多数西方媒体与观察家们眼中「研究型收藏家」最密集的群体之一,除了对于艺术家与艺术品花心思外,对于市场脉动着墨甚深,而且往往跑遍世界各地看展,也与友好的国外画廊和拍卖行常保持密切联繫,对于价格的敏感度分外谨慎。不少藏家反应,此次来「台北当代」参展画廊的作品定价,似乎高出去年(2018)香港巴塞尔艺博会15%至60%不等,对于此次西方展商定价的抱怨,成为心里有数藏家们茶余饭后的重要交流话题。例如某一件去年有在香港巴塞尔展售艺术家的年份尺寸相近作品,订价从约4万2千英镑,提高至此次的开价6万8千英镑;另外美国肖像艺术家Elizabeth Peyton的「小型」作品,分别开价55万美元与52万美元,更成为展场外不少熟悉市场的藏家们当作笑话揶揄的对象,其他离谱开价的作品族繁不及备载。Elizabeth Peyton作品《Elias and Edda》,油彩木板,38.4 x 30.8cm,2014。图/诏艺摄Elizabeth Peyton作品《American》,油彩于亚麻布上,33 x 25.4cm,2007-2008。图/诏艺摄

Callum Innes作品《Exposed Painting Paris Blue》,油彩麻布,180 x 175cm,2018。图/诏艺摄

Neo Rauch作品《Der Aufschneider》,油彩画布,42.2 x 52.2 x 3.7cm,2018。定价32.5万美元。图/诏艺摄五、「银子花在刀口上的藏家习惯」:或许对于当红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场因为竞争争夺,因此较画廊昂贵许多,但台湾藏家在世界有名的习惯,就是偏好在拍卖公司购买作品。从而一般性、知名度不高艺术家的作品,在艺博会中价格可就很难说服台湾有经验藏家从口袋掏出钱来。由于有经验藏家在场内花费的习惯相对保守,在这次「台北当代」中,也有画廊反应,多数台湾客人多仅购藏中价位或小品,做做人情意思意思一下。 据部分西方蓝筹画廊私下表示,从最后一天的成交来看,台湾藏家购藏在人数上比例大概佔八成,但主要收藏的价位不会很高,大约是在20万美金以内,因为和二级市场价差不会太大,为捧场而买的相对容易销售。但如果是热门艺术家如奈良美智、草间弥生、Gormley、Neo Rauch、Georg Baselitz、Anish Kapoor、Wolfgang Tillmans等在亚洲能见度和识别度高的作品,这种大家都认识的艺术家,即使高于100万美金也不会难卖。不过普遍上来说,台湾藏家都很谨慎精打细算,30万美元作品以上相对不容易销售,因为新台币1000万是个心理门槛,通常是机构收藏花别人的钱才会比较乾脆。热门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雕塑作品,开展第一日即售出。图/诏艺摄

当代绘画天王艾德里安.格尼(Adrian Ghenie)曾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抽象大作《The Storm》,240 x 200cm,2015。图/诏艺摄六、「软硬体设备差强人意」:此次有不少画廊抱怨,展场在硬体部份,走道和画廊展位间的区分不够明显,画廊隔间上方的画廊名牌尺寸过小辨识不易,加上四楼地板上粗製滥造不平坦的的铁板没有好好处理,走路常会踢到或因为翘翘板效应嘎嘎作响。由于参观人潮的参与时段极度不均,第一日和最后一日爆满,第二和第三日门可罗雀,因此无论是场内动线或是周边容纳民众暴潮休憩及餐饮设施的调整配置上,都将是下一届台北当代会场安排上的挑战。但若在第二第三日前来参观者,则可普遍感受到展场内逛起来舒适无负担,是个小而有趣的展览。问题比较大的是软体面,参展厂商负担高额展费,民众入场票券也异常高昂,这样一个展览竟然节省到没出画册,VIP室中连一般咖啡饮水都没有免费提供,主办单位在人员接待上,明显训练不足,无论是VIP接待处的中高阶服务人员,至进出入口保全人员,态度方面都还有很大改进空间。矗立在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前的法国艺术家杜布菲(Jean Dubuffet)作品。图/诏艺摄豪瑟沃斯画廊代理艺术家Günther Förg,以个展形式呈现,销售状况良好。图/诏艺摄台北当代结束后撤展前爆满人潮。图/诏艺摄毫无疑问的,本次的「台北当代」艺博会,确实对于台湾艺术市场丢下了一颗巨石,也引起了相当大的涟漪,一方面再次确认了艺博战神任天晋与其团队超强的公关与行销能力,也让周边国家地区以及国际媒体对于台湾健康的艺术市场重新投以关注的眼光,更令台湾的艺术爱好者打开了更贴近眼前的全球当代高端艺术市场的样貌。而艺博会人潮与热闹的城市艺文氛围的的外溢效果,也着实让本地艺术圈上了一堂宝贵的行销课,真正认识并见识到什幺叫做热闹滚滚的艺博季,与所谓国际性艺博会所呈现出来的多元刺激与人脉激荡。我们期待明年的台北当代会更盛大、更热闹。至于本次对于业者们来说,最实际的各样综效如何,或许要等待下一届的延续成果才能有更清楚的轮廓吧!?

相关报导请点这里。